户外活动不是任性独行,更需要有专业团队和合作精神

孤身荒野”、“solo攀登”、“自力无后援穿越无人区”……在国内登山运动蓬勃发展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山友无视危险,踏上独行登山的旅途。但雪线认为,登山是一项严肃的团队活动,需要专业的团队合作,不应该是任性独行。独行山友事故频发,启孜峰山难,羌塘无人区失联,贡嘎高山病死亡……在刚刚过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数名山友噩耗传来。而这些事故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点:独行。山友独攀启孜峰滑坠死亡——2017年12月3日,山友黄家新独自攀登启孜峰失联,3天后,他的遗体在距顶峰不足300米处被发现,推测是他遭遇滑坠。山友独自穿越羌塘无人区,至今失联——2017年10月,山友刘银川(外号“大神”)孤身一人进入西藏双湖县无人区,计划用时60天徒步穿越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无人区,于12月确认失联;山友独自穿越贡嘎帐篷中遇难——元旦期间,广州籍90后山友独自一人进行贡嘎大环线徒步穿越,疑似高山病发作死亡。这一连串事故引发讨论的同时,有一组数据不容忽视: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有报道的国内登山事故中,有6名山友皆是独行遇难,另有3人失联,占据高达33%的比例。

雪线认为,独行登山的风险很高,与其相对应的是,团队登山更安全。独行高风险,团队更安全一方面是独行事故频频发生,另一方面,团队登山的安全性远远高于独行。在大众登山方兴未艾的今天,独行不应该是山友的最佳选择。独行高风险——登山风险复杂多样,而一人所储备的知识、经验和技能有限,往往难以做出正确判断和应对策略;遇到过河、高海拔登山等情况无法相互配合来确保安全;一旦遭遇迷路、高反等意外,更会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团队,更安全的登山方式——根据中国登山协会近年发布的数据表明,团队登山的安全性远远高于独行登山。2016年与往年相比,个人行为、亲友结伴的事故有了大幅度增加,网络招募、AA、法人单位的事故基本保持稳定状态。由此可见,事故数量与组织形式密不可分……而以法人单位为组织形式的事故数量基本保持在最低。(来源:中国登山协会《2016年登山户外运动事故分析报告》)

当登山有了完善的组织团体,人员各司其职,安全才更有保障,而登山本质上就是一项需要团队紧密配合的运动。登山需要专业的团队,登山活动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决定了登山活动需要以严密的团队组织来保障安全。登山的复杂性——登山活动包括制定登山计划、统筹物资运送、结组攀登、紧急事故应对等事宜。而这些,是一名登山者难以兼顾的,需要一个团队来完成。登山的专业性——登山运动需要登山者具备多方面的专业知识。当个人的专业性出现不足,团队的互补作用可以有效弥补。一个合格的登山者需要具备攀岩、攀冰、天气预报、雪地穿越、冰川穿越、下降、扎营、能量效率、营养、综合策略、装备使用、低温生存、导航定向等方方面面的知识和经验。

登山的复杂性和专业性,要求以团队的形式来实现。而团队在登山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也是独行登山不可比拟的。团队在登山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明确分工、相互配合、装备分担和互助救援方面。明确分工——一个专业的登山团队应该具备领队、急救医师和留守人员。领队的职责在于领导整支队伍;医师的职责是在处理突发状况时扮演主要角色;留守人员则是团队遭遇危险时可以得到及时救援的重要保障。将登山行程交给留守人员,并告之你预计返回的时间,他该多久去通知救援单位。(来源:美国登山协会《登山圣经》)相互配合——比如,高海拔登山时,正确结组可以有效防止滑坠、掉入裂缝;激流过河时,组建绳队可以提升安全性。

装备分担——一些公共物资如帐篷、锅具、食物、登山绳、攀岩装备等,需要团队成员分担背负,以平均每个人的负重。
互助救援——当登山意外发生,在寻求外界帮助的同时,团队成员的现场救助和转移可以有效提升伤者生存率。

根据第1章《迈出登山第一步》中“登山守则”的建议,登山队至少要有三个人才能保证安全——如果其中一个人受伤了,第二个人可以求援,第三个人则留在原地照顾伤者。(来源:美国登山协会《登山圣经》)对于大众而言,一个严密、科学的团队组织是登山的前提。当我们把眼光投向顶尖高手时,也许会喟叹:独自攀登只限于顶尖高手。事实上,顶尖高手也并不是一人完成所有工作。

顶尖高手也需要团队的保障,那些因单人攀登和孤身探险而出名的世界顶尖的登山者和探险家,如亚历克斯·霍诺德(Alex Honnold)、贝尔·格里尔斯(Bear Grylls),在他们耀眼的成绩背后,仍然离不开团队的付出。贝尔:有后勤保障基础上探险——《荒野求生》中贝尔在诸多危险的条件下的生存技巧引人注目,事实上他并不是独身在野外。制作方在发出的一份声明中说:“剧组显然没有声称贝尔的经历是独自进行的。例如,他经常直接与包括摄影师的制作团队对话,作为明确表示他有后方的支持。(来源:BBC)

亚历克斯:搭档配合练习攀登——以大岩壁无保护独攀而闻名的亚历克斯,在每一次攀爬前,都会进行精密准备,包括和搭档配合练习攀登。一旦开始独攀,“所要做的仅仅是执行而已”。1月9日开始,锡达和我花费了四天时间攀爬,固定装备,清理路线,使用绳索和保护去完美地演习动作,并在清理时使用自动保护器让自己停在固定的地方。(来源:Alex Honnold  David Roberts《孤身绝壁》不断发生的独行登山事故,一次次地提醒我们:登山活动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决定了登山不是任性独行,而应是专业的团队合作。对于当下日益壮大的大众登山群体来说,团队登山方是最优选择。


西部印象户外俱乐部专业户外登山团队为大家提供云南哈巴雪山登山、四川四姑娘山、贡嘎那玛峰登山、田海子峰、半脊峰、甘孜雀儿山、新疆慕士塔格峰等国内5000+到7000+级别的登山服务。



文字来源:雪线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