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高原腹地的雪域秘境,触摸自然造化之“门”

有一种山岳

源于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之间剧烈的聚合与碰撞垛起的地球隆起

又在远古造山运动与地壳运动的角力中被“大力撕扯”

碰撞-挤压-断裂

它,展现着来自地壳的“绝对力量”

它,便是雪域腹地的“天门”

 

“天”,是伫立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高原中的高原。

“门”,则是通道,让这片深处大陆内部的地区并不封闭。

这样的一座“天门”,不再是简单的时间雕琢下的山岳形态,而是远古造山运动与地壳运动在角力中造就的奇景,是时间与力量的结合。



“天门”,深藏于“天上阿里”的腹地,靠近它的每一步都需要与自然“博弈”,这种挑战不仅仅是突破身体的极限,更是一种征服与见证:

在文明时代里却仍然极致荒蛮的土地上,我们到底可以走多远?

雪山、峡谷隐匿下的神秘之地,又有哪些文明印记?

我们还能发现什么?

即使是科技发展令人们生活如此便捷的今天,前路依然“寸步难行”......

 

作为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一伸手便仿佛触摸到云彩,也同时触摸到了含氧量不足平原地区一半的空气,紧箍咒般的头部刺痛、连续无眠的深夜、随时喘不上气的惊恐,身体与心理的双重考验为这片生命的禁区添了重重一笔。

除此之外,变化莫测的天气与艰难道路是阻绝人们脚步的更大难题。


夏季的西藏上空,有着强烈的气流运动,短暂的美景过后,便可能是一场猛烈的降雨,常常在一天之内经历四季轮回。

暴雨不仅仅使气温突降,更让原本破碎的路面更加泥泞。前往“天门”要经过一段峡谷之路,一场大雨,除了需要面对漫水路、碎石路等复杂路况,还需要时刻提防着塌方区、落石区与泥石流区…各种地质灾害以及水和冰雪的侵蚀,让这条路“朽如腐绳”。


除此之外,“天门”作为被高原深藏起来的鲜为人知的美景,和梅里雪山一样,有着群山为遮障,不易被发觉与找到。但是,想要翻越群山、收获美景却并不容易,曲折反复的大拐弯路线便是一道道避无可避的艰难关卡。

而且,这些大拐弯并不是我们从2D航拍图中所看到的位于同一平面之上,只需要打方向盘就能做到。实际上,有的弯道角度过小,需要在弯道处一点点前进与倒车,而且每拐过一道弯都仿佛上了一层高楼,十多分钟的路程,垂直落差却近千米,这悬殊的海拔高度提升也为我们的发现之旅更增添了一份极境的内涵。



总有一些地方,是不被“驯服”的。也总有一些人,是不会“服输”的。复杂的环境与气候、崎岖的路途虽然可以暂缓我们的脚步,却无法改变“发现”的终点与“极境”的目的地。

途经雪山、跨越荒原、纵横土林,走过勃勃生机的圣湖、安静伫立的神山,真正面临“天门”时,经历过的困难与欣赏过的美景都将成为开场铺垫,“天门”演绎着的自然与文明的大戏才刚刚拉开序幕。

 

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了“天门”的神奇。

当印度板块以雷霆万钧之力向北俯冲,产生强大的南北向挤压力,使得青藏高原快速隆起,这个速度有多快呢?仅仅距今200万年的时间便整体抬升了3000多米。这一数据推翻了一些学者关于一千万年前青藏高原已定型的推断,200万年对于亿万年的地质时光来说真的太短了。板块冲力使得山体被挤压而不停长高,但“天门”作为一个“另类”,它个性鲜明得让人看清楚了板块的对峙,却又“桀骜不驯”的展现着自己的特殊性。它的惊人秘密可不仅仅是挤压,而是断裂。


如果仅仅是挤压,那么青藏高原作为两个板块角力下的成果,有着数不清的高山隆脊,都是挤压之下形成的褶皱山体见证,“天门”也不会成“门”,早已“泯然众人”。但如果是“断裂”,情况则大不相同。地壳被分割成运动特点和构造各不相同的地块,有的深断裂的切割深度可达下地壳,甚至切穿地壳伸入地幔。我们难以想象,这将需要多么强大的地表拉力,才可以将一座已经融为一体的山体生生的掰成了两部分,这或许才是地壳的“绝对力量”的展现。被强力“拉”开的“天门”前,地表之上还保留着深深的沟壑,仿佛在诉说着千百万年时光都抹不去的壮烈痕迹。




断裂开的两侧山体形成了“天门”的两扇“门”,它们甚至还来不及风化、被打磨棱角,仍然保持着被拉扯开时的样子,如果我们将左侧的山“门”向右平移,左侧凸出的部分仿佛能和右侧山“门”凹进的部分相契合。也正是因为时间还没来得及将它们雕琢,才可以让我们清晰的看到两侧山体的地质结构,看到不同结构层面的纹理脉络,简直是天然的“地质历史博物馆”。

碰撞-挤压-断裂,这一系列的动词不再是地理课本上简单描述地球变化的几个字,“天门”用自己的身体形态作为实例景观,演绎着板块的对峙与胶着,也展现着远古造山运动与地壳运动的磅礴力量。


我们作为发现者来到这里,成熟的视角下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静止的景观,更看到了生命的神奇。

在高寒缺氧、一年中有近一半时间都冰雪封冻的“天门”地域,竟然存在着原始的村落秘境和一群世世代代守护于此的“土著”。我们走进这里,感受到的是信仰与文明的力量,敬畏着的除了自然,更是“生命”的含义!发现之旅的脚步愈发坚定。


地质造化与人文闪光是使得“天门”入选我们本次“发现中国·探岳极境之旅”活动的敲门砖,却不是全部理由。那么,还有什么正在等着我们发现呢?

其实,“发现”与“极境”之间的关联并不仅仅是我们来到了“天门”,更是要探寻这一地质奇观代表的涵义:亿万年的地质构造究竟对人类的文明起到了何种影响。这是“发现中国”的内涵,更是“极境之旅”的目的。在我们用车轮征服脚下的道路时,我们的双眼应当看到更为深远的地方,越过伫立了千万年的雪山、土林,乃至“天门”,站在历史的长河中,看每一个文明的浪花如何翻涌。

“天门”除了在地理学上展现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的碰撞,也象征着历史长河中东西方文明的交流,这种交流为后世的藏传佛教复兴留下了火种。


少有人知的是,今日这片充满着信仰与朝圣的土地,在历史长河中并不一直都是“梵天佛地”、威仪四方。我们如今面对大大小小寺庙的鼎盛香火,可能很难想到历史上这里也有一段“黑暗时期”。

公元8世纪,当时的统治者朗达玛继位后举行了大规模禁佛运动,持续了大约200多年,王朝统治者的后人带着幸存僧侣逃到了我们脚下的这片地区,在此保护着信仰与教义的火种。

如“门”一般的通道,是连通着文明间的沟通渠道,让这片深处大陆内部的地区并不封闭。前有印度大学者“阿底峡”入藏,后有来自克什米尔、印度、尼泊尔等地的艺术家和工匠纷纷而至,冶炼、制陶、雕刻、建筑、绘画、铸造、印刷等技术推动了藏地的生产力发展与文化艺术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