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萨普神山徒步,藏东旅行还有什么看点?

萨普神山的横空出世,离不开一个叫舒小简的旅行摄影家的功劳,在一个机缘巧合中他初访萨普,带回了震撼人心的美景和信息。在他的描述里,萨普被称为绝世秘境。他说在他见过的西藏所有的绝美风景里,萨普的壮美和隐秘都远胜其他。萨普神山并不是一座山峰的名称,而是一列群峰,一个家族。仰望过去,萨普神山是那般的崇高,与冈仁波齐不同,冈仁波齐满溢着信仰,你能感受到神圣,但如若不够虔诚的人见了也能感受到排他。萨普神山不同,它也具有神性,却能温柔的接纳所有人。


走到山脚时本有心寻找萨姆措湖底的苯教神庙,奈何无缘得见,只得在湖边转悠一圈,萨姆措湖四面环山,无风不起浪,有风浪亦少。我在萨姆措湖边坐下看着鱼,它们汇聚成一团,游荡,并翻滚。这一路上有时候总感觉自己不像个成年人,更像个孩子,每次经历一些事情总是会眼眶红红的,塔卡梅朵就是其中一个让我眼眶泛红的人。


藏区很多山峰都有角峰,诸如冈仁波齐、梅里、贡嘎、南迦巴瓦,被用上了“三角形”、“金字塔”之类的形容词。但和萨普比起来,它们只是“像是”却并不标准。萨普神山目前还属于未被商业开发的阶段,越野车可以直接开到冰川下的冰湖边,如此近距离的感受雪山、冰川、冰湖,而不用走路,还是件非常爽的事情。


每年藏历五月十五,会有藏民来冰湖转湖祈福。据说每年藏历五月十五这天会一夜之间湖水解冻,又会在每年藏历九月十五这一天一夜之间冻结。从比如县到萨普神山大概100公里,其中比如县到羊秀乡70公里为柏油路和平整的砂石路。羊秀乡到萨普神山脚下冰湖30公里是很颠簸的砂石路,大多数路只有一车宽,一侧是峭壁,另一侧是河谷,对于车辆和驾驶技术还是有一定要求的。轮胎建议使用AT以上级别轮胎,公路胎在这种路上很容易爆胎。


在藏北那曲地区广袤苍凉的羌塘大草原东部,有个“世外桃源”忠玉乡。那里四面环山,森林密布,气候温和,鸟语花香,俨然一处世外仙境。虽然美,可要想亲近它却也着实不容易。在西藏地图上,忠玉乡如硕大無比的胃,突兀的隆起在易贡藏布江的中上游,而两端的胃管——哈仁曲(易贡藏布上游)由于高峡林立,壁立千仞,而细如游蛇了。無论上到嘉黎县还是到下游的林芝波密,都必须穿梭哈仁曲狭长的深谷之中。独特的地形,使其交通极其封闭,只能与世隔绝在密林中。据说旧时西藏噶厦想派人到忠玉收税,到了这里,也只能望山而叹,悻悻而回了。


忠玉乡的路十分艰险,在拥有高科技手段的现今,从嘉黎县到忠玉105公里的公路,艰难的修了十几年,直到2007年才畅通。骑着摩托车行驶在这条深邃峡谷中的沙土路上,虽然上要担心悬崖上滚下飞石,下要注意峡谷中的急弯,但更多的还是对大自然的感叹。海拔的升降变换着景观,从藏北草原的荒漠到古树参天的峡谷,今人产生峰回路转的感觉。


穿越阴暗的峡谷,来到忠玉乡时,眼前豁然开朗。哈仁曲河谷在这里变得开阔,呈盆地状展开。两岸的山坡地势平缓,层层梯田成台阶分布,藏族民居散落其间。传说,在大约500年前,西藏波密的一个贫苦农民,因交不起官税,被逼得走投無路,只好带上家眷,乘夜深人静之时逃了出来,一直逃到这么一个四面高山环绕、地势十分险要的無人区躲避。后来,又有一些人由于同样的遭遇也逃到这里避难。他们利用这里十分优越的气候条件,开荒造田,上山打猎,采集野果,居家度日。慢慢的名声传出去了,一些甚至远至青海、康区的贫民也逃至此地。还有一些作奸犯科之徒,甚至江洋大盗也来此避难。因交通闭塞,官吏不能至,而民风又不羁,所以胆大到抢当时中央政府送给达赖的茶叶与驻藏大臣的银两。所以忠玉一带又有强盗窝之称。


其实,忠玉乡在古时原称尼屋,在当地藏语言中,意为用套子打猎人的居地。用套子打猎,就是在野生动物经过的地方,设下圈套,当野生动物触及圈套时,机关弹起,猎得动物。一个好的套子猎人,他能套到自己想要的猎物。如在一群獐子中,他能只套公獐而对母獐却丝毫無伤。而与套子打猎相适应的是忠玉乡的猎狗。它们个头矮小,身体细长,毛色灰白,适合在丛林密布之地围拢追赶猎物,而非藏獒那样致猎物于死地。只是近年来国家禁猎,猎狗早已没有了血性。看到生人,都是一付怯生生的表情,而没有“地主”的霸气。


虽然改为忠玉乡,不过,当地人还是习惯把忠玉乡分成“上尼屋”和“下尼屋”两个区域。忠玉乡的十五个村,分布形状十分像天空中的北斗七星。忠义乡对面的是一村,然后一直沿江而下,分布着二村三村;然后转回,从四村一直上到九村,也就是乡政府所在地,这是北斗七星的斗魁了。十村、十一村,到十五村,再至依盖冰川,就是北斗七星的斗杓。斗杓中的连线就是尼屋藏布,它也是易贡藏布的一个重要支流,在乡政府附近汇入哈仁曲。


“依盖冰川是一个能亲手触摸的大冰川,它三面被森林怀抱着,如落入凡间的精灵,孓世独立于上尼屋的顶端”去过依盖冰川的人这样形容。忠义乡的干部们每次去上尼屋都要历经艰险。直至今日,往上尼屋的公路还是季节性的公路。每到夏天雨季,泥石流塌方冲挎公路;而到了秋天,上尼屋的村长们就赶紧召集村民们修路。因为一年中的大部份补给在冬季必须运进去,否则到了夏季,只能靠人背马驮了。在金秋时节,路况是最好的。于是,我与同伴各骑一辆摩托车,向依盖冰川前行。


上尼屋位于雪山之巅,居于苍茫無际的原始森林之中。尼屋藏布千万年来不停的冲刷,在地球表面冲出一条巨大的“伤疤”,形成了上尼屋小峡谷。而往上尼屋的公路基本上沿着这峡谷底端而前行。公路时而在黑暗的柞木林内穿行,时而弯蜒在河岸的沙石下,时而盘旋在陡峭的山体上。路上不少修路工人们正赶着秋季少雨的季节,对公路进行改造、修补、拓宽,给冷清的公路增添了一丝的热闹。


行至公路的上端,那里的公路还没有开始整修,又是在森林之间中穿越,十分难走。150排量的机车在那里好像动力不足,经常得下来推车,路上的乱石与巨坑常让人躲闪不及。在费尽心机地骑行了一段后,我们只好弃车徒步前行。找一根木杠子,把所有的行李卸下,穿在两头,就雄纠纠气昴昴的往前走了。这样,我们只用了两分钟,就完成了从骑手到挑夫的华丽转变。


走了几步,一辆摩托车载着两个人从身边轰鸣而过,其后面的音响还放着凤凰传奇乐队那首高吭的《月亮之上》。震耳欲聋的歌声回荡在上尼屋那古老静溢的原始森林中,令人不禁概叹现代化对世俗生活的强大冲击力。上尼屋区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有摩托车。上山下地,打柴收割,放牧赶猪,全离不开它。而且上尼屋的骑手个个技术了得,只要有路就能骑。对于我们只能弃车前行的山路,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呼啸而过,车背后还载了两个人。我们对此十分的感概,认为假以时日,上尼屋区的人将会开着摩托车出现在珠峰顶上的。若摩托车性能良好,他们甚至能载着你一起“登顶”。


摩托车的普及让马儿轻闲下来,挥着马鞭,骑在马上,是一件渐行渐远的浪漫之事。上尼屋人都喜欢在摩托车后面装个音箱,车一启动,音乐就無止尽的在响着。不同的歌声反映出主人的喜好,若一群摩托车出行,将能听到内地的凤凰传奇,藏北的民歌,日喀则的锅庄等。加上摩托车的轰鸣,着实热闹。


爬上一个长上坡,坡顶上是个小平台,耸立几处废墟。由于年代久远,废墟里里外外被树木所占据着,甚至连倒塌的石墙上,都爬满了小灌木。在废墟的前面,是一个擦康,里面放置着大量灰白色泥质的擦擦。能在这荒野之处,看到擦擦,也算是惊喜吧。下坡后,是个平坦的大坝子。在陡峭的丛林峡谷中徒步时,很难想像上天会如此厚爱这里的人民,赐予这等令人满心欢喜的世外桃源。四周的雪山像母亲一样环绕着这片巨大的平地,黑绿色的森林中点缀着明黄的秋叶,各色屋顶的藏式民居散落在山脚下,牛羊马儿自由的吃着草,藏香猪在山脚下跑动着,而依盖冰川,像块汉白玉一样挂在尽头。穿过十三村后,是个大草地,流水从其间蜿蜒而过,见天色已晚,我们就在此安营。坐在帐篷内,静心欣赏夕阳照在雪山上,残阳如血。数着依盖冰川夜空上的繁星,体会着此情此景给你内心带来的静谥,这可能就是户外生活的乐趣吧。


上尼屋的清晨寂静、神秘、清新。清晨的阳光下,鲜绿的树木和杂草夹带着尼屋藏布的水汽,芳香的天然气味漫布在山谷空间,只有几只来帐篷边上觅食的藏香猪打破清晨的宁静。上尼屋的藏香猪都是放养的,体型较小,棕毛长,与野猪只差一个獠牙。我们把所有的行李留在帐篷内,背着相机,向着魂牵梦萦的依盖冰川前行。


从露营点到依盖冰川,要经过十四村与十五村两个村子。虽然是季节性通公路,交通不便,但这两年由于国家实施安居工程,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漂亮的两层新房子,老房子反而十分的鲜见。上尼屋的老房子很有特色,大都修建成两层楼房,用石块在四周垒成厚墙,然后在墙上架梁造楼,楼下堆放零星物件或圈养牛羊,楼上住人。房顶为人字形,用木板或片岩再压上石头而成。


可能是全球变暖吧,藏于深山的依盖冰川也受此影响,退化十分的严重。远在十五村,就能看到冰川消触后所裸露出的岩石。虽是退化严重,但穿过密林,走到冰川的对面,还是十分的震憾!巨型的冰川从山顶云雾飘缈处,一直延伸到面前,只隔了一条河。晶莹幽蓝中,捎来几许凉嗖嗖的感觉,像是面对一个庞大的中央空调,虽然头顶依然是艳阳高照,冰与火的抗衡在此处达到极至!再用心细看,冰川上出现了無数形状非常新颖的图案,像是树木的年轮,又像是一幅幅工程设计图纸,更像一幅幅淡淡的水墨画,真是精美绝纶,让人叹为观止。原路返回,上尼屋的村民们正在河边修桥,前端的公路正在向着他们前进着,他们必需做好公路建好之前的配套工作。假以时日,公路既将通到依盖冰川的下端,那时将迎来物资交流的繁忙季节。


又一次感受着尼屋小峡谷恶劣的交通状况,原路回到忠玉乡。在忠玉乡有一个非常出名的遗址,当地人叫孜巴也松,传说是“野人”盖的。原来,五百年前的忠玉,生活着一群野人,他们的体型巨大,模仿能力极强,见人们干什么都要进行模仿。早上当地人在地里种青稞,晚上野人们也在青稞地里模仿种青稞。那野人遗址正是野人模仿当地人盖房后而建成的。野人的这种习性严重破坏了当地人的生产生活秩序。由于这群野人身材高大,又很善斗,人们对其破坏也没有什么办法制止,对此大家都感到十分的头痛。后来有个老者想出一个办法,将全村所有男人都集中在一起到山上去酿造大量的青稞酒,又制造出许多与真刀真剑相似的木制刀剑。随后在山上用水代替青稞酒,喝完后人们就拿起木制刀剑进行决斗。在决斗中大家纷纷装着中剑倒地死亡。随后人们在山上留下许多酒和真刀真剑,悄悄的回家。晚上,野人们就开始模仿人的动作,先大量饮酒,喝完酒后也进行决斗。决斗的结果是都中剑倒地身亡。只剩下最后一只,不知逃往何处了。“在忠玉乡,很多地方人迹罕至,说不定这个野人现在还生活在世上呢”,当地人都这样说。




野人遗址在忠义的最东端的江南岸,主体为相距不到二米的一大一小的长方形石砌建筑,其周边,依稀可见长约十五米,宽约70公分的石砌台基遗存。大小二个主体建筑方式与形制十分的类似。它们的顶部都已不存,墙残高3米有余,墙体每一块岩石虽然大小不等,但是墙体表面都有一定规矩的平面;在大岩的缝隙中,还辅有小碎石,以增加墙体的稳定性,可见其构建方法的成熟。墙体的外表老旧,饱经风霜,岩石的缝隙中长满杂草灌木。所谓大小两个遗址,是指他们的用料,大遗址为三层巨石垒成,最大的石头长约2米,高近1点五米。而小遗址也为三层巨石垒成,只是巨石小多了,最大的石头也只长1点五米,高半米。


用如此巨大的石块,全建成平整的建筑,这在拥有高科技的现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据介绍,小的遗址是当地人盖的房子,野人看到后,晚上学着人在旁边盖了大遗址。在古代,似乎也只有个子高大,力大無比野人才能搬得起这些巨石,垒筑起如此宏大的建筑。不过也有人说是莲花生大师与女妖斗法而留下的痕迹,莲花生大师法力比女妖强大,所以他筑成了大遗址,并收服了她。这遗址到底有什么用处呢?是古代的祭祀台?军事碉堡?盟祀之地?——这个迷,也只能等考古学家们来解了。


带着种种的疑问走在回忠义乡的路上,一个老阿妈正捧着一盘红透了的苹果往家走。她示意我停下,并塞了几个苹果到我怀里。虽然苹果不大,但一口咬下,脆生生的,清甜無比,比市面上出售的苹果好吃十倍。这苹果树来源于林芝地区。那是1979年秋天,那曲地区农牧局从林芝购买了1000多棵苹果苗,运至嘉黎县,再由人畜背进忠玉乡栽种。忠玉乡气候温和,倒也成活不少,只是交通不便,藏于深闺人未识。2013年忠玉乡到林芝波密县易贡乡的公路已经打通开通,2016年全线铺满柏油。进出忠玉乡就再也不用原路返回,上能到达那曲地区嘉黎县,下可到林芝地区波密县。而忠玉乡,则是这大道上最耀眼的明珠。